聯系我們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聯系人:葉建華;汪華英
                                    • 電 話:0559-4851886
                                    • 手 機:15155986513;18655990925
                                    • 傳 真:0559-4851886
                                    • 郵 箱:270472563@qq.com
                                    • 網 址:http://www.iolo-systemmechanic.com/
                                    • 地 址:安徽省黃山市祁門縣金字牌鎮金中組

                                    徽派木建筑

                                    發布日期:2014-04-25 16:00:18

                                    慈傳媒《中國慈善家》記者_王繼偉 攝影_張旭

                                      在古老徽州有諺語,“千功床,萬功房”。一套宅子需要耗費三代人的努力,第一代準備,第二代建造,第三代方開始享受,從此福蔭子孫

                                      2013年,“魅力徽宅”穿越400多年從1000公里外的古老徽州重現在了奧林匹克公園的中國國際建筑雙年展現場,如此龐大的木結構建筑,震驚中外建筑界,這是傳統徽人智慧和精妙雕刻技藝的結晶,也是現代徽州子孫致敬祖先傳承的一種方式。這其中少不了提到一個人—中國移動徽宅第一人汪政清。(當然,還有一個人,成龍大哥在同一年宣布將收藏的三套徽宅捐給新加坡大學。)

                                      汪政清的故事要從2004年講起,嘉慶年間古徽州一處老宅子,居然原封不改重現在了工體,改頭換面做起了餐飲,一時驚動全城。這套宅子南北縱深25米,寬13米,挑高8米,全水杉木結構,兩層面積600平米。四根直徑50厘米的暗黃色主立柱,鼎立起整棟建筑,前后天井,四水歸堂。有閣仿佛一位古韻美人,就那么隨意倚立,憑窗凝望??

                                      這是汪政清移動徽宅的第一樁買賣,而實際上,他早在1993年便開始遍尋老宅了,六年時光荏苒,老汪的腳步走遍了古老徽州的每一寸土地,哪兒有漂亮的老房子,都是他畫在心里的地圖。2003年7月,汪政清終于用原本打算在城里買房的錢,移來這套老宅。

                                      “拆房動鍬那天,50多歲的主人一家坐在河邊掉眼淚。二樓存壓的祖宗牌位有七八十個,一邊拆一邊往下掉。”老汪記憶猶新,這是他移動徽宅的第一步嘗試。

                                      被拆下的每一塊木頭都按位置編號,用十幾米長的大卡車拉走,運到北京。于是重建,于是修復,于是有閣雷動京城,于是有了一枝獨放的徽宅市場。

                                      傳統宅風水

                                      西方人習慣用磚石筑他們的家園,并將信仰刻進石頭,期望著可以永垂不朽,這在古羅馬宮殿、金字塔和隱藏森林間的城堡中可見一斑。然而這并不符合東方人的哲學,尤其有著悠久歷史的華夏古國。

                                      陰陽五行,“土”代表永固,入土為安,地下陵墓以磚石堆砌,同樣的還有佛塔。“木”為生命的象征,供人起居的建筑應以“木”為根本。因此,生生不息輪回永生的“木”結構,成為了中國人建筑的主旋律,如此延續了過去7000多年時間。

                                      徽宅是最明顯的傳統木結構建筑。疊梁式架構,以單體建筑為基本形式,同時強調群體組合與庭院式布局。結構特征主要表現為對江南穿斗式、北方疊梁式結構優點的吸納和對干闌式建筑基礎的綜合,并且由于徽州地域封閉性,不少建筑中都隱含著對宋代建筑的繼承。這種結構不僅可以適應徽地復雜地形,而且具有獨特的強度和剛度,便于長久居住。

                                      汪政清告訴我們:“這種干闌式木結構建筑至少兩層,上層分間住人,長幼尊卑有序,下層通連。”說著,他向我們指了最外間的小姐房,然后又指后面,“父母住后堂。”

                                      徽宅以天井為中心,是中軸對稱的回字結構。一般天井呈5:1的長寬比,四面屋子朝向天井,即四水歸堂,有聚財氣之說。同時,自然光折射天井,靜謐柔和,亦可以起到防風沙的效果—是為融合傳統堪輿與當時雕刻工藝的典范。

                                      徽宅無價寶

                                      老汪很謙虛,采訪間隙他不斷在重復一句話:文章里少講我,多講宅子。

                                      于是我們來到了他距離高碑店不遠的玻璃房子,4000平米、五開間的設計可以豎立至少三棟老宅。我們先是看到其中一棟精細雕琢的三進舉人宅。

                                      2003年的第一屆中國國際建筑雙年展,那個時候的汪政清還沒有現在的玻璃房子,就只孤零零豎著這套舉人宅。某天,有個神秘人造訪,這是被一個記者引見來“長見識”的著名建筑師米歇爾·薩伊。

                                      “米歇爾·薩伊來看我的徽宅,當即他就驚了:怎么有這么好看的雕花和結構,而且是建在木頭上,居然被使用了好幾百年,現在活生生地在另外一個空間里架著仍然還能用?!他激動得滿宅子轉不停,當即就許諾要專門為我的徽宅設計一個房子。老宅是中心,玻璃材質可以為它們遮風擋雨,而且便于沐浴陽光,就像是送給心上人無價寶的包裝一樣,我的玻璃房子建成了。”在汪政清繪聲繪色的描述同時,我們已經走到玻璃房的另外一開間,這是正在組建的祠堂,進門大戲樓,壯觀異常。工作人員告訴我,這里一根柱子三噸多重。

                                      我們一行人都很好奇,如此壯觀并且精細雕琢的老宅子,具體多少錢?汪政清不假思索:“無價!”

                                      老汪是很傳統的徽州商人,在古老徽州有諺語,“千功床,萬功房”。一套宅子需要耗費三代人的努力,第一代準備,第二代建造,第三代方開始享受,從此福蔭子孫。在建徽宅的時候,付費木工有一個特殊的計量方法,一酒盅木屑換一酒盅銀子,與我們現在黃金換黃花梨是一樣的,可想而知,這座雕刻在木頭上栩栩如生的龐大杰作當初是主人家多少心力物力的結晶了。

                                      截至目前,算上割愛轉給萬科的上海第五園、深圳第五園和東莞棠樾國宅,重慶兩所,鄭州、南京各一所,以及在存真堂庫房中安然曬太陽的三座老宅一起,汪政清12年時間收集了11套徽宅,“現在這幾年我每年也是要四處尋找的,但是一無所獲。”在接受我們采訪之后幾天,老汪就要第不知多少次下徽州了,繼續尋覓老宅,他覺得徽宅的保護和徽文化的傳播是他此生的使命。

                                     
                                    无码毛片视频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