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我們 

                                    •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 聯系人:葉建華;汪華英
                                    • 電 話:0559-4851886
                                    • 手 機:15155986513;18655990925
                                    • 傳 真:0559-4851886
                                    • 郵 箱:270472563@qq.com
                                    • 網 址:http://www.iolo-systemmechanic.com/
                                    • 地 址:安徽省黃山市祁門縣金字牌鎮金中組

                                    保定城內的徽派建筑群

                                    發布日期:2014-04-25 15:57:57

                                     清末直隸總督所駐的保定府,一度成為淮軍的大本營。如今在保定,還存有一座淮軍公所,這是為了讓在北方的淮軍們有一個“家”,李鴻章不惜花費重金修建,用于紀念在歷次戰斗中陣亡的淮軍將士,并兼有淮軍辦公地之用。當這座徽派風格的建筑建成之時,甚至成為當年保定城里建筑一絕,今天的人們還能從殘存的建筑中,感受到當年淮軍在保定無可替代的歷史地位。

                                        1

                                        保定城里的 一座徽派建筑群

                                        走進保定城西南隅的環城路,就能看見淮軍公所。作為直隸總督的李鴻章,在此經營多年,其規模在全國所有淮軍昭忠祠內算是最大的。

                                        令人意外的是,當記者走進這座建筑群,呈現在眼前的卻是一片破敗的景象。在一塊“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銘牌下,雜草叢生,破敗的灰磚墻長滿了雜樹,樹叢中冷不丁躥出一條大黃狗,沖著記者狂吠。沿著一條名為體育場路走去,建筑北側墻壁上掛滿了“此墻危險、請勿靠近”紅色字樣的牌子,不少沿街的墻壁上,磚塊已經坍塌。

                                        站在附近樓頂上俯瞰這座建筑群,只見前半部的幾個院落為徽式建筑,房屋高大、寬敞,兩邊的墻壁建有皖南常見的馬頭墻,只是風格要比皖南徽派建筑粗獷很多。位于北側幾個小院落為北方四合院式建筑,低矮樸實。但整個建筑中,主體還是以徽派風格為主。

                                    http://www.iolo-systemmechanic.com/article/20130604212819.html

                                        在淮軍公所內,保存最完整的建筑當屬戲樓。由于淮軍公所兼具淮軍辦公地和安徽會館功能,經常有貴客來到這里找人辦事,請人看戲,也成了招待客人的最佳娛樂方式。走進戲樓,雖然已經歷經百余年的風雨,但樓內部結構基本完好。戲樓分上下兩層,一層紅色的戲臺大柱子映入眼簾,就連柱墩上都雕刻著精美的石雕圖案。整個戲樓內雕梁畫棟,徽派式樣的藻井與皖南徽派古戲樓別無二致。

                                        2

                                        年久失修 很多建筑都不見了蹤跡

                                        在淮軍公所靠近環城路一側的被拆遷區域內,記者見到了今年72歲的馮泰林老人,這位祖籍廣東的老人,便是一名淮軍的后代。他告訴記者,2009年,他所住的房屋作為后期搭建的建筑,如今已經被拆成了一片空地。如今,他受雇于施工方,在淮軍公所改建項目工地上做了一名守門人。

                                        得知記者來自合肥,老人向記者表達了惋惜之情:自己作為一名淮軍后代,知道當年李鴻章在此修建淮軍公所的意義,其規模比國內,甚至比巢湖岸邊的淮軍昭宗祠要大得多??上Ф嗄陙淼谋Wo不力,使得保定淮軍公所損壞嚴重,導致環城西路這一片很多建筑都不見了。

                                        “好多老東西都不見了。”馮泰林老人告訴記者,解放后,作為公租房由房管所管理,租給保定城內的無房戶。這些租房戶大肆改建、搭建,淮軍公所內部結構被破壞得很厲害。此外,最近幾年,經常半夜有人用鑿子來鑿淮軍公所上的徽派雕刻。記者隨后見到了沿街的青磚黛瓦的墻面上留下的一個個大坑。

                                        馮泰林告訴記者,本世紀初,保定市政府準備對淮軍公所進行保護,將原先住在里面的居民全部遷出。經歷了近十年的搬遷工作,如今搬遷工程基本完成,可因資金問題,淮軍公所的修復進度一直很慢。同時由于年久失修,原先淮軍公所建筑群內的義學、廚房、役房、大校場、荷花塘區如今都已經不見了蹤跡。因為工程進度緩慢。如今,只有公所內為了祭祀李鴻章而修建的李公祠被初步修復。

                                        在新修復的李公祠院內,記者看見此處主體建筑已經完成,地面已經新鋪了水泥方磚,東西走廊與戲樓后廊及正殿前廊環形相通,院中間的甬路直通享殿,享殿七間,前有露臺,享殿上徽派木雕環繞的梁架為擺放李鴻章牌位的場所。

                                        3

                                        李鴻章為紀念 淮軍陣亡將士而奉旨修建

                                        位于保定的這座“淮軍昭忠祠暨公所”, 是李鴻章為紀念淮軍在歷次戰斗中陣亡的將士而建的昭忠祠。

                                        環顧如今已經破敗的昭宗祠,不得不提到李鴻章一手創建的淮軍?;窜?865年至1868年間,作為清軍主力,在曾國藩、李鴻章率領下,先后在安徽、湖北、河南、山東、江蘇、直隸(今河北)等地,與捻軍作戰。捻軍被鎮壓后,淮軍擔負北自天津、保定,南迄上海、吳淞,南北數千里江海要地的防守?;聪档乇P則由最初的江、浙、皖等省逐步伸延,最終形成拱衛京畿,統轄直隸全境,保定一時間也成了淮軍的大本營之一。而淮軍的首領李鴻章,則以淮軍勢力為基礎,擔任清政府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的職務,駐扎在保定、天津兩地。在晚清數十年時間里,左右了國家外交、軍事和經濟大權,成為晚清政局中的重要人物。至今,在保定城鄉,還留有許多地名、村名,都與晚清淮軍在此駐守息息相關。

                                        據保定地方志記載,這座淮軍公所是李鴻章任直隸總督兼北洋大臣后,于光緒十四年(1888年)經專折奏準,奉詔修建的“淮軍昭忠祠”及“公所”(淮軍辦公駐地)合一的建筑群。

                                        該祠堂和公所選址在保定舊城區的西南隅的一片菜園處。該處原為清苑縣城隍廟、土地祠的故址,清咸豐初年,廟宇廢棄,被清苑縣平陵村的一位商人購為私產,并辟為菜地。菜地的西南角有一水塘,總面積約30畝,后來這塊地被李鴻章為修建淮軍昭宗祠強行購買。

                                        4

                                        工匠競爭造就建筑史上的奇跡

                                        這座昭宗祠是繼巢湖、蘇州、無錫、武漢之后為祭奠在戰斗中陣亡的淮軍將士修建的第五座“昭忠祠”,也是規模最宏大的一座。李鴻章對此極為重視,他本人為修建這座昭宗祠捐款1.5萬兩白銀,并號召各地淮系將領捐款。于是,先后共有包括周盛波、丁汝昌、葉志超等安徽籍貫的高級淮軍將領63人捐資5.5萬多兩白銀。李鴻章很快從安徽老家找來能工巧匠,仿照徽式祠堂樣式設計了這座祠堂。

                                        據居住在淮軍昭宗祠附近的老人錢時鈞介紹,李鴻章從老家安徽請來的工匠,決定按照徽派風格修建保定昭宗祠。為此,保定的當地工匠頗為不服,要求競爭上崗。在李鴻章的首肯下,南北兩派工匠在此展開了技藝的角逐。于是,來自安徽的工匠負責修建南部建筑,保定本地工匠負責北部建筑。三年后,昭宗祠建成,南北兩側的建筑風格因此迥然不同。

                                        5

                                        李鴻章“任人唯親”的佐證

                                        昭宗祠暨公所建成后,每年春秋季節都會舉行隆重的祭祀活動,并且制定了嚴格的祭祀和昭宗祠公所管理規定。

                                        至今,在淮軍公所西廂房內的一塊石壁上,還刻有《淮軍昭忠祠公所善后章程十六條》,其中記載了這座淮軍昭忠祠公所的修建情況,規定了淮軍將領兵丁列祀袝祀的條件、程序、神牌樣式等。在這個章程中,記者發現了一個特點:它詳細規定了這座淮軍公所內,所有管理人員只能由安徽人充任。

                                        其中,《章程》第三條規定,“昭忠祠公所設總理一名,由在直隸的安徽籍有文武職分的實缺候補人員且職務較高者中遴選,總管祠所一切事務。”“總理有經管銀錢之責,有稽查祠事之權”。此外,《章程》第四條規定,除總理、值年外,昭忠祠公所還設司祠一員,其中碑刻上規定,“擇安徽士人謹愿可靠有家屬者充之,祠中一應諸事皆歸其經理”,而經理的職責則包括對長班夫役的管理,對屋宇、戲樓的檢查,對物品、陳設的保管收藏。

                                        對于一直以來對于李鴻章“任人唯親”的指責,李鴻章本人也在由他人代寫的《廬州會館記》中也予以了承認:“同治中某移督畿輔,僚吏之在官者,將率之在軍者,吾郡人為多”。

                                        如今,昭宗祠內祭祀的淮軍將士牌位已無處可尋,但根據史料記載,入祭這座昭宗祠祠堂的準系將士僅是總督、提督、巡撫、總兵等職銜的高級官員,就多達數十人,這些人中大部分為安徽籍,更有不少為合肥人。其中,有臺灣首任巡撫合肥西鄉人劉銘傳;有甲午戰爭中北洋水師提督廬江人丁汝昌;在抗擊八國聯軍入侵戰斗中血戰天津八里臺殉國的直隸提督合肥北鄉人聶士成等。

                                        這座昭宗祠修建完工僅僅10年,李鴻章便在直隸總督的任上離開了人世。1901年,昭宗祠東側主體建筑被改為做紀念李鴻章的祠堂“李文忠公祠”,西路徽院仍保留為淮軍昭宗祠,繼續祭祀著逝去的淮軍將士。到了清朝滅亡,這座建筑漸漸地廢棄,李鴻章的時代,也隨著這荒廢的祠堂,漸漸地在中國歷史長河中逝去…

                                    上一篇:聯系我們
                                    下一篇:徽派木建筑
                                     
                                    无码毛片视频一区二区三区